谷物

。。。刚找到密码,几个月没上,结果发现好多关注的人都不在了。。。连终于找到密码的兴奋都淡了。。。QAQ

【抱歉占了tap,相信我只是太激动!】

还有。。。我作为最初的一批粉【就让我厚脸皮一下qaq】我相信我会一直陪伴着他们,毕竟我是那么的爱他们,而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不是么~

真的好久了。。。总之先把叉烧订阅了再刷文章吧!23333333还沉浸在找回密码的兴奋中~开森!!!

激动!!!!

终于找回这个号的密码了!!!开心,本来都没抱希望了!没想到竟然密码对了!!!毕竟这个号可是我入坑的号!必须好好保存啊啊啊!!!开心啊啊啊啊啊!

其实我觉得这期老谷才是哭的最惨的那个。。。他应该是以为会是他,结果。。。然后一下就泪崩了,看他后面的面部表情都控制不住了,莫失莫忘韩沐伯,沐沐不会忘记你。

老谷:“新来的室友欺负我!”

Amourio:

深夜,三个人结束了忙碌的一天,小伍早早的洗好了澡穿好睡衣睡裤缩进了被子,只留了一撮柔软的头毛儿在被子外面,闷了好大一会儿,小伍突然觉得有风一阵阵的吹向他的头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小伍从被子里钻出头来。
o(゚Д゚)っ!“老谷你在干嘛?!”
 被子外面正是老谷一脸面瘫的把嘴撮成圆形,正在吹自己的头发。
 “我没干什么啊~”好像很无辜的样子呢
 “。。。”小伍又把脸往被子里缩了点“你躺沐伯床上他会生气的,快点去睡自己的床啦!”
 老谷用手挖出小伍大半捂在被子里的脸,轻声问:“晚上没胸肌看了,想他吗?”
 明明声音很轻却像一个炸雷在小伍的耳朵边上炸响,他迅速从耳朵红到了脖子根,像裏在被子里的一只大虾,老谷笑了起来,慢慢地靠近伍小虾。
 “谷!嘉!诚!躺我床上干嘛!”洗完澡的韩沐伯一出门就看到让有洁癖的自己抓狂的一幕。
 “唔,没干嘛,感受一下你的床软不软,看看节目组有没有搞年龄歧视”
 小伍&沐沐:“纳尼?”
 第二天少奶奶问:“你们新室友有什么怪癖呀?”
 老谷:“他不准别人坐他的床我一坐他就说我!”

相逢是缘 05

晴明xcf:

5.相见 ≠ 重逢?那就重新开始

“请问,我们认识吗?”伍嘉成疑惑地看向身边这个叫着自己名字的男人,脑袋里迅速搜索面前的这张脸,结论为没见过。

“我们,五年前,在广东台山见过面的。你是叫伍嘉成,对吗?”

“对啊,这是我的名字啊,我确实也是台山人。”

听到对方的肯定,谷嘉诚松了一口气,心想也许是时间太久远,他把自己忘了也说不定。但伍嘉成的下一句,却让谷嘉诚彻彻底底领略到了什么叫做“上天喜爱开玩笑”。

“可是五年前,我出了一场车祸,我的记忆呢,也被带走了一些。所以,我不太记得之前的一些事情了,不好意思噢。”

伍嘉成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和挂着淡淡微笑的脸对谷嘉诚造成了暴击。谷嘉诚在脑中总结着关键词:车祸、失忆。很疼,出车祸的伍嘉成,那个时候一定很疼,可为什么听到这个消息的自己,也感觉有些疼起来了呢?

“嘿!如果可以的话,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也许我能想起什么也说不定!”伍嘉成伸出手在谷嘉诚面前晃了晃,想唤醒在自己面前发呆的人。

“这有什么可道歉的,那重新认识下吧,我叫谷嘉诚。”收回差点脱僵的思绪,谷嘉诚再次报出和这个少年极其相似的名字。

“咦!你叫谷...嘉诚,那我们岂不是......好有缘分啊,这也太巧了吧!怪不得我们会认识。”在一个陌生的国度遇到一个熟人的几率,伍嘉成算不出来,那么在陌生的国度遇到一个和自己的名字有百分之八十相似度的熟人的几率呢?

虽然经受了重大事故,可伍嘉成的个性还和以前一样欢脱,喜怒哀乐都摆在脸上,没有受到太大影响,除了那些丢失的记忆。搞定了房间的手续,他兴致勃勃地拉着谷嘉诚来到一旁的咖啡厅,一脸好奇地向一位刚刚认识的熟人打听两人的“旧事”。

“我们是怎么认识的?校友同学?还是什么网友同好?”

“都不是。我是去台山旅游,三天内你撞到了我两次,第二次是直接趴在我身上。作为赔礼,你邀请我去你的学校看一场演出,看完演出我们就没再联系了,我们,也就见过三次面而已。”从未有过的语速。

“不是吧!这像小说一样的剧情,哈哈哈哈,我都不敢想,我居然三天撞了你两次?天呐,我的一世英名!相信我,我真的不是那个样子的,我发誓!”伍嘉成边说还边举起了右手认真立着誓言。

谷嘉诚听着这些熟悉的对话还是没忍住笑了出来,爽朗的笑声让伍嘉成大声感叹,“原来你会笑噢!还笑得这么大声!”

几乎一模一样的对话,可谷嘉诚却却止住了笑意,方才颇显轻松的氛围顿时有几分紧张。

“嘉成,”
“嗯?怎么了?”

谷嘉诚深吸一口气,抬起头望进了伍嘉成的眼睛,“你,还记得是什么时候出的事吗?”谷嘉诚很清楚这个问题可能会让伍嘉成再次回忆痛苦,可是他想知道答案,一个困扰了他很多年的答案。

“我不记得了。”伍嘉成拿起桌子上的红茶拿铁握在手里,抿了一口,暖暖的,“但是我问过我的父母,那天是一个清晨,我很早就出了门,说要去机场送朋友,在去的路上,出了事。”

伍嘉成低垂着头,看不清楚脸上的表情,声音几乎轻不可闻,而在谷嘉诚的耳里,每一个字都重重的敲在他的心上。

所有的记忆都重现在谷嘉诚的脑子里,伍嘉成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都无比清晰,就在送别会结束的那一刻。
“老谷老谷,你什么时候回昆明?我去送你好不好,还有个神秘礼物送给你!”
“好,下周三,上午的飞机。”
“你都不好奇是什么礼物吗?”
“是什么?”
“不告诉你!哈哈哈,等你走那天,再告诉你,就当我撞到你两次的赔礼吧,那天要等我噢~”
伍嘉成每次调皮的时候眼睛都会笑的眯起来,谷嘉诚很喜欢看他的笑眼,“好。我等你。”
“那我们就说好喽!”月光下的伍嘉成,还是很黑,他的眼睛亮亮的,笑容甜甜的,甜到心坎里。
“嗯,说好了。”

离开那一天,谷嘉诚直到最后一刻都没有看到伍嘉成的身影,他以为那晚只是少年和他开的一个玩笑。然而这五年又始终无法将这个“玩笑”彻底放下,每到一个人的时候,看着天上的月亮,谷嘉诚都会想,如果那天伍嘉成来了会如何?

“他们还说,那天我手里一直攥着这个。”伍嘉成从随身包里拿出了一个盒子盒子里装的是一只陶埙,“我想,应该是要送给谁的很重要的东西吧,只是我可能永远都不知道要送给谁了。”伍嘉成的手指轻轻的抚摸着这只陶埙,温柔的像对待亲密的情人。

谷嘉诚被那只陶埙吸住了目光,“我知道。”
“什么?”
“我知道,要送给谁。”谷嘉诚两眼死死盯着伍嘉成的眼睛,站起身走到他身边,蹲下,“我知道,这只埙,你要送给谁。”

“要送给,谁?”仿佛被对方催眠了般,伍嘉成被锁住了目光,轻声重复着。

谷嘉诚一把拉下伍嘉成的脖子,嘴唇准确无误的贴上对方的唇,沉声说道,“我。”



TBC

------------------------------------------

这几天负能量太多,需要发泄,心疼少年,但更心疼会长的心血被掩盖,幸好少年们争气。

还是会长的那句话,向着阳光,野蛮生长。未来的路终要靠他们自己去走,用心做出好的作品,自然会得到支持和坚持下去的动力。

朝伍晚谷,恋上我的面瘫直男(下) END

拉脱维亚白斩鸡:

耶!!终于end了!!

给嘉成兄弟比心!简直是行走的方糖,走一路掉一路糖粉!

前文戳→(上)

              (中)

+*+*+*+*+*+*+*+*+*+*+*+*+*+*+*+*+*+*+*+*+*+*+*+*+*+*+*

       说起肖战是怎么发现伍嘉成的小心思的,肖战说,开头只是一种开玩笑般的猜想,然而一旦带上这种猜想去反观这二人的相处,得出的结论就实在太明显不过了。

       伍嘉成也知道自己不善于掩饰情绪的表达,很多时候就算他不说出来,脸上也会表现出来;就算控制住了这两样,也总是有不停的小动作出卖自己的想法。这也是他自小说谎都说得不大利索且总失败的原因。而以肖战的细心总能发现这些细碎的东西。

       “洗把脸回去睡觉吧,老谷那样的,说还没有女朋友我都不大相信。”肖战拍拍伍嘉成的肩,使劲把他一把拉起来,“对了,你这副如丧考妣,哦不,是如丧那啥……的样子,你就是这么迎接你的新队友的?怜爱沐沐30秒。”

       “我都已经迎接过啦!我让他睡我跟老谷中间了都,不想跟老谷挨着睡了,烦!肖战你怎么那么偏心韩沐伯啊肖战,我都这样了,你还怜爱沐沐他不就是搬个床而已……我这是失恋了啊!哦其实还没有恋过,不过精神受到了打击,留下了难以平复的创伤,很可能在听到老谷的名字会有创伤后应激反应的那种程度啊战你来心疼心疼我啊……”

       “……”肖战听他越讲越扯,忍不住接过彭楚粤递过来擦脸的湿毛巾往伍嘉成嘴上一堵,“闭嘴!”

       “…………”

       正要出门的韩沐伯见到被伍嘉成压得直不起腰的肖战立马上手接下了这个棘手的新队友,并体贴地嘱咐前CP肖战累了一晚上了早点回去休息。

       伍嘉成也不知道是酒醒没醒,使大劲猛拍了韩沐伯后背一掌,拍得他立马抬头挺胸了几分,他说:“别在我面前秀恩爱!没用!网友投票结果说嘉成才是王道!”

       韩沐伯的面部表情本来就夸张,现在更是被伍嘉成震得不轻。

       肖战心里凄惨地喊了声“祖宗……”一想到不知道这话唠今晚还会作什么妖,感到心累得不行,继而全身都有些累了,遂打了个哈欠摆摆手回去睡觉了。

 

       谷嘉诚再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是三人宿舍了。也就是说,他没有经手韩沐伯搬家这件事;伍嘉成,在指示完床位后,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就出去“爱什么稀罕”了,所以可怜的韩沐伯只能自力更生,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不光丰了自己,还足了室友,伍嘉成自进门开始就挂在他身上絮絮叨叨舍不得肖战,说得他这个前CP感同身受,差点就要真情实感地哭了。

       谷嘉诚很不满意。

       伍嘉成趴在别人身上,这个别人还是他的新队友,未来和他拥有同等的接触伍嘉成的机会,是大大降低他俩独处概率的不定因素;再来,伍嘉成还在念叨肖战,和肖战的前CP聊他的头号情敌肖战!这是一个什么情况?你老婆跟人跑了我好想他啊……什么八点档鬼剧情。

       谷嘉诚向来都是行动快于语言的,只是有的时候他一直不想表现地太明显。网友的一些言论只是yy这大家都心照不宣,但在某些机缘巧合的假戏真做下,毕竟人言可畏。他向来想得要比伍嘉成多一些。然而鬼使神差的,他几乎是下意识地拎起伍嘉成拉过自己怀里,好在他一向以面瘫示人,面上淡淡的没什么反应地掩饰过去了:“沐伯你辛苦了,我对付他就好。”

       韩沐伯捕捉到一丝不同寻常的意味,不过并不打算深究,整理整理洗漱用具往卫生间走去。

 

       如果说头一段时间还能说伍嘉成因为离开的伙伴们低落,那么《笑忘书》的排练过程中谷嘉诚算是明白了,他这是跟自己赌气呢。

       伍嘉成这个人,从来不生隔日的气,遇到什么事情向来是睡一觉就好的。可是这回,不论是宿舍还是排练,他明显就是喜欢跟韩沐伯讨论问题一些。谷嘉诚起先认为是不是自己从前就不怎么接话,基本就是伍嘉成说什么他点头,而新加入的韩沐伯恰好和伍嘉成一样在舞蹈和演唱上都有着很多自己的新想法,一来二去,休息时间常常就是伍嘉成和韩沐伯两人讲得不可开交,而谷嘉诚叼着衣服在场外围观。其实他也不是纯围观,眼神虽然呆滞动作懒散一些,但不能否认他在努力寻找插嘴的机会,奈何语速慢是硬伤,往往只开口了“我……”“我觉得……”就被不知道谁实力打断了。

 

       “子凡,你看见嘉成了吗?”

       “老谷,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老谷吗?”郭子凡从单车上下来倒水喝,“你这个问题光今天就问了我三四遍了,你被嘉成附体了吗?”

       郭子凡喝了口水,模仿起伍嘉成日常左顾右盼的神态:“老谷呢?老谷呢?”

       焉栩嘉笑得差点从龟速的跑步机上栽下来,一个劲地夸郭子凡模仿满分。

       还是赵磊比较善良,给谷嘉诚指了条明路:“和韩沐伯去找肖战玩了,顺便打听明天出去偶像任务的事情。”

       谷嘉诚好不容易从赵磊小天使那里得到了答案却又不想过去了,转身往自己房间走去,顺手还带上了门。

       “什么毛病……?”余下三人面面相觑。

 

       一直到偶像任务那天拍硬照的时候,伍嘉成的状态还是不同寻常。

       当然,其他人是没什么感觉的,因为伍嘉成对不管白队还是红队的队员,对伊一对掌门人春春对摄影老师、工作人员都是很好的,像往常一样很好亲近很好说话没什么脾气,但是唯独自己,放置处理,不闻不问。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本来今天伍嘉成应该跟你说八百句话,但事实上八句话都没说到;一大碗糖水只能喝上一小口,既不解渴还余有瘾头,想的你抓心挠肝地。谷嘉诚怀疑自己是不是有点抖M倾向。

       摆pose的时候,伍嘉成习惯性地往谷嘉诚那边靠了靠。

       “中间这位,你可以稍微换换重心。”

       谷嘉诚莫名其妙的因为这句话,尽管现场还是冷冷的凉水在脸上胡乱地拍,心情却像是久雨初霁了一样。伍嘉成在无意识的时候,还是靠在他这边的。

       当然,相隔不到一米远的伍嘉成此刻的内心:又大意了!!!

       “放松啊……眼神不要太狠……”

       “……”

       接下来的拍摄基本只有韩沐伯在全心投入。谷嘉诚的欣喜之情溢于言表,掌门人看了效果都忍不住笑“他怎么会有这么多的怪表情。”而伍嘉成,神游的结果就是每张表情都是一样的……难道说面瘫这种东西也是会传染的?那性取向嘞?我会不会也变成一个无趣的直男?停停停!打住打住打住!

 

       伍嘉成裹着干浴袍窝在沙发里就着暖气取暖。谷嘉诚递过来一杯姜茶在他身边坐下:“当心感冒。”

       “谢谢。”伍嘉成接过杯子暖手。

       相对无言。

       片刻后,谷嘉诚开口:“我觉得,你最近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

       伍嘉成张张嘴,正欲说话。

       “冷死了我的妈呀,嘉成你杯子在哪儿取的,我也去倒杯姜茶……”韩沐伯屁股还没挨到沙发边缘,看到扭头直直看向自己的两人,直觉自己是不是打断了什么,话还没说完就掉头跑了。

       当韩沐伯端着尚还烫手没来得及喝上一口的姜茶踱到肖战组看热闹的时候,肖战他们也刚结束拍摄裹着外套取暖休息。肖战顺手取过韩沐伯手里的姜茶捂着,顺嘴吹了吹热气,小啜了一口,感动道:“啊!沐沐你怎么那么好呢!”

       韩沐伯:“……”

 

       谷嘉诚进屋的时候,伍嘉成正对着镜头自说自话“反正这期间,心情就不是很好……心里面很多疑问,也不知道跟谁说……”

       谷嘉诚反手轻轻锁上门,安静听伍嘉成说完。

       “你心情不好,是因为我。”

       伍嘉成越过他就想往外走:“不是啦,不要用肯定句好吗?其实我心情也没有多不好,我猜是因为今天硬照评分不算好?肯定是因为这个,第一名岌岌可危啊!”

       谷嘉诚拽住他:“你先别走,我有话跟你说。”

       伍嘉成无奈,只能在他床上坐下:“哦,我知道啊,白天你就说了,什么事?”

       “我想了很久,你一定是对我有什么误解。该解释的其实我都解释过了,但是我觉得你这几天不像是装不懂,所以那天晚上我说的话,你应该是,酒醒后都忘了吧。”

       这回换伍嘉成瞪大眼睛。哪天晚上?说了什么?他解释过什么?伍嘉成快速输入关键词在脑海里搜索了一遍历史记录,查无所获。

       谷嘉诚好像是笑了一声,他说:“我就知道。”

       这个笑声挠的伍嘉成心痒痒的,心里一面可劲儿地骂起自己没出息,一面陶醉在其中感叹谷嘉诚实在是一个会行走的“苏”。

       “我那天其实问过你。你话比较多,不过我筛选了几个关键词,今天再答复你一遍。”

       伍嘉成处于当机状态,机械地眨了下眼睛。

       “其实你说了那么多,我大概听懂的只有 出国。电话。女朋友。”谷嘉诚无视伍嘉成隐隐泛红的脸,“事情很简单,结论也很简单,我跟家里打电话,告诉他们出国和女朋友暂时都不在我考虑范围之内。”

       “……只是这样?”

       “只是这样。”谷嘉诚斩钉截铁,“对了,还有一个关键词。直男。你觉得我是直男?”他有些危险地逼近。

       “难道不是?你跟你妈妈聊了很久的女朋友啊……”伍嘉成有些心虚地向后撤退。

       “她不死心而已,老觉得我能不能给她个奇迹。”谷嘉诚又添了一句,“从今以后是不可能了。”

       “不可能啊!那,那论坛上说你以前的女朋友……”伍嘉成说到后面声音又轻了下去,这种逛论坛找虐的往事,不堪回首。

       “这你也信。编料就是敲敲键盘的事情。”谷嘉诚倒是淡定。

       “还是有点难以置信嘿嘿……”伍嘉成干笑。

       “你是有多迟钝才没有看出来的?跳tango的时候要不是你老是忽然笑出声我早就……”亲上去了,谷嘉诚想,有些气急败坏,“伍嘉成,我很喜欢你。我想我们……”

       伍嘉成推开他,脸上写满了严肃:“拒绝再玩!”

 

 

       然而事实是,伍嘉成只是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和思想都很诚实。

       第二天的训练。

       编舞老师:“伍嘉成,你没有进入状态,找昨天那种失恋的感觉……谷嘉诚,你可以稍微不要那么兴奋一点……”

       韩沐伯看着相视而笑的两人,深深地感觉这个组合已经没有他的位置了……晚上要不要去跟肖战挤一挤呢?


-END-

朝伍晚谷,恋上我的面瘫直男(中)

拉脱维亚白斩鸡:

(上)

这个手速我也是给自己跪了,再不发等越来越多直播出来就实力打脸了

+*+*+*+*+*+*+*+*+*+*+*+*+*+*


       “有请伍嘉成、谷嘉诚——”

       “歌你没忘记吧!你不是睡一觉醒来就忘吗?每次都要我给你唱一遍,我看你刚刚比赛前又迷糊了一下诶……”路上伍嘉成还在担心。

       “没问题。”谷嘉诚这次居然冲他笑了,这个表情让人很安心。

 

       彭楚粤在后台看着两人的表演,自家师弟脸上掩饰不住的笑容让他有些想笑的同时还有一丝隐隐的担忧,嘉成虽然一直知道自己的性向,却在感情上并没有什么经验,这个样子着实有些不妙。

       “感觉有大事要发生了。”白澍转过头打断了他的思维。

       如果说刚刚是想太多,那注意力回到舞台上的彭楚粤这回是确确实实地受到了惊吓。伍嘉成这几天天天都和那个谁这么练着?!又是勾腿对视又是公主抱坐腿,师兄直觉……要完。

       白澍鼓完掌立马虚握拳挡在嘴前掩饰住自己笑得一脸意味深长。上次撞到两人练习开始,白澍就变成了最爱开他俩玩笑的人。听彭楚粤喊着“公然向我们开炮啊!”也不知道他是真没发现还是快速转移话题。

 

       结束后的休息时间,白组聚集在休息间,看书的看书,聊天的聊天,玩游戏的玩游戏,也没人大半夜锻炼。肖战握着他的保温杯摸到伍嘉成身边的座位坐下一言不发开始看着他笑,伍嘉成被他笑得毛骨悚然,纠结着眉头问:“我今天太帅,你爱上我了?”

       “你走开,老谷……”肖战正笑着不防又被伍嘉成打断了技能读条。

       “对对对!你看老谷,老谷你转过来一下”边说边伸手去抬谷嘉诚的下巴,他正低头看着一本不知道什么书,依旧是一张没有表情的脸。

       “我以前一直觉得老谷像一种动物,但就是想不起来,直到今天丹妮姐说老谷像背了一块石板在身上我才忽然灵光一现!”他换了个姿势站起来单膝跪在沙发上看着谷嘉诚缓慢地跟着他偏头的动作,忽然乐不可支地拿脑袋往谷嘉诚一边肩膀砸去,边笑还边使劲拍着他,“就这样,老谷是不是超级像那种活了几百年的大海龟?看破红尘的那种!动作还老那么慢,你看他你看他肖战……”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嘉成你是不是和语文老师有仇,有你这样比喻人的吗?”来自小朋友焉栩嘉的鄙视。

       “对对对!嘉嘉说到这个,嘉成你语文是真不好吧,你真的知道佳偶天成的意思吗!?”另一个小朋友赵磊笑得一脸惨不忍睹。

       “佳偶天成不就是……佳偶……”伍嘉成双手还搭在谷嘉诚肩上,蓦地,他瞪大眼睛看着谷嘉诚……实力懵逼。

       实在是谜一样的谷嘉诚。

       “不过我看他现在好像面瘫被你治好了不少啊,已经有除 冷漠 以外的表情了,以后老谷也是有表情包的人了。”

       “大海龟比喻人不好哦?那这样的话,老谷还是比较像那个澳大利亚的那个叫什么来着?”

       “袋鼠?”

       “不不不!他现在有时候会拿眼神凶我,那个考拉!对考拉!像考拉!懒,还凶。”伍嘉成指控道,嫌弃地往旁边挪了小半屁股。

       谷嘉诚伸手一捞,把人重新揽了回来。

       起哄声此起彼伏。

       郭子凡刚脱口而出的“哇!他都会凶你……”生生卡在了喉咙里,被一个咽口水的动作吞了回去。闪瞎了我的狗眼啊,网友们吶……

 

 

       后来彭楚粤又过来白组玩的时候特地把师弟拉倒角落里,掏出手机。

       “你干嘛?有八卦?”

       彭楚粤丢给他一个白眼,扒拉着手机上的界面:“你看你看,足球、NBA、球鞋……教科书一般的直男啊!”

       “哦,微博啊~没真人好看,我每天看看真人能多下一碗饭。”

       “你是不是来真的?还佳偶天成,今天听到华少喊出来的时候真是吓死我了一大跳!”

       “华少?他喊什么了?我是不是退场的时候没听清楚?”

       “他说,”师兄清清喉咙捏起嗓子,“恭祝二位,佳偶天成!你老实交代,这么直白露骨的口号是不是你想出来的!”

       “真的假的!!播出那天我一定要仔细听,然后倒回去再听,再听……”抬头对上彭楚粤的眼神一秒变脸正色道:“冤枉啊!我巨冤!是老谷想的!你肯定不信!我当时也不信!可是真的!真的是老谷起的!”

       “……不然说直男腐起来才可怕呢?”彭楚粤有点不忍心给荡漾中的师弟泼冷水。

       伍嘉成撇撇嘴:“我今天看到网上有姑娘在为自己拉的真人CP的未来发展发愁,有条回复说,萌真人,今朝有酒今朝醉呗,我觉得说得挺对。”

       彭楚粤抚摸着他的狗头跟着怜爱了一秒钟,立马反应过来要问的问题,“我听到白澍提到,他上次看到你们排练!发生了什么!”

       “哦哦哦白澍那次啊”伍嘉成状态切换快得像设定了口令了一样,“他看错了,其实就是个借位,他从那个角度看就好像我俩在kiss,其实没有啦,老谷他有那——么直。”

       “你俩,不是我俩”师兄纠正了一下,又意识到,“白澍那次?还不止这一次!?”

       “没没没,其他人也就是肖战嘉嘉他们过来第一眼看到的时候有被吓到。老实说你今天有没有被惊艳到啊?第二拿得不冤吧~我是不是很帅!我超帅!当然老谷也是帅的,我还是觉得我超帅……”伍嘉成一脸自豪地挑挑眉。

       “说到这个,你们俩……练习的时候,你有没有……嗯?”彭楚粤揶揄道。

       伍嘉成一巴掌糊上师兄的猥琐笑容:“你走开,满脑子装的什么乱七八糟的!我们练习的时候很专注的好不好?”

       “是专注啊,听说你就着勾腿的姿势两人深情对视了有几分钟。就算谷嘉诚他臂力好吧,你难道就没有脑充血!?”

       “白澍跟你描述的?哪有几分钟那么夸张……”伍嘉成回想起当时的画面还是一阵面红心跳。

       谷嘉诚看着他的眼神有那么一瞬间竟然是带笑的,他的手臂把自己搂的很紧,他的上身一分一分跟自己贴近,面孔也一点一点放大。伍嘉成眼珠不错地盯着他的泪痣都没敢眨眼睛,他当时想:怪不得大家都说他们这样的人更容易被直男吸引。原来,直男,是谷嘉诚这样的啊。

       当清晰地感受到谷嘉诚温热的鼻息的一瞬,伍嘉成终于先绷不住笑场。他松开交握的手,双手勾住谷嘉诚的脖子拍拍他的后背示意他把自己拉上去。

       “不行不行不行了,是不是太近了啊?”伍嘉成拧开一瓶水先灌了一大口,“还有你说,到时候舞台上,我转头看观众效果是不是会好一点?”

       谷嘉诚接过他递过来的水瓶,毫不在意地就着伍嘉成刚刚喝水的地方喝起来,“好。”

       伍嘉成看着他的动作,觉得水还没喝够。

       好巧不巧,路过的白澍开始起哄,“跳得好!再来一个!”

       伍嘉成轰他:“来个鬼,你还有空围观我们组,彭楚粤在远方呼唤你你听见没有啊,快去好好练,不然第一名就归我们嘉成兄弟了!其实你们好好练第一名也是我们的,这就是实力哈哈哈哈哈哈……”

 

 

       很快,新的曲目已经定下来了,根本没有休整的时间,要训练,要录游戏节目,要抽出午休时间直播,要发视频日记……伍嘉成觉得自己的一周过得简直像一只陀螺转啊转啊转啊转……不过这些都无所谓,只是今天的游戏录制实在是让他有些心累。

       气氛一直很好,思恒钰威虽然闹腾得过分,赛零食、乱指路,怎么捣乱怎么来,但想一想等这周结束,身边不知道就该有哪些人会离开了。他是一个喜欢热闹的人,和伙伴们在一起,和谷嘉诚在一起的时候,不管信号是强是弱,WiFi总是不会断的。

       听到默契GOGOGO的第一个问题时,伍嘉成其实是有一丝惊慌的,“遇到喜欢的女孩会主动表白吗?”女朋友对于他来说,一定是首要敏感的问题。圈子里和他一样的人不少,大家私底下心照不宣,可都知道一旦曝光后果不堪设想,什么社会包容度,什么人性平等尊重了解,都没有事业的瞬间崩塌来得快狠准。一夕之间,天翻地覆。

       而音乐,于他而言,一定是第一位的。

       很快反应过来只是一个游戏之后,他又坦然地玩开了。没事儿拍拍老谷,没事儿再调侃调侃老谷,只是眼神对上镜头的时候,有着不明显的躲闪。随着己方关于女孩子的问题越来越多,伍嘉成听得也越来越不走心,眼神放空,问题和选项像三倍速弹幕一样从脑子里一闪而过,老谷喜欢的女生类型,自己喜欢哪种类型的女孩子做女朋友,女生会哪种技能加分。他有几秒钟特别想看看谷嘉诚的表情,于是他也就看了,果然这些问题直男回答起来就是不一样啊……

       晚上躺下的一瞬,回想起今天的问答,依旧是有一股无力感排山倒海而来,漫过数日训练的辛苦,让他淹没在疲惫里不声不响地睡着了。

       谷嘉诚看着黑暗中那边三床被子裹成的一团,他今天晚上从节目下来状态好像就有点奇怪。说不上来,明明还是一样的话唠,一路和人聊天直到送人到宿舍门口依依不舍,只是,回到自己和他的房间,就开始沉默了。沉默?万万没想到伍嘉成居然还有被人形容沉默的一天。谷嘉诚心里倏忽冒出一句话,让他产生一丝山雨欲来的预感。

       他记得伍嘉成对他说过一句话:我就是爱他才会这样子……

       那他现在,不烦我了。

 

 

       第二天一早伍嘉成照例翻床过来喊谷嘉诚起床,但是谷嘉诚今天却没有一叫就起。伍嘉成凑近他枕头边喊了几声老谷,再不起来就掀被子了。

       谷嘉诚在伍嘉成动手掀开被子的一瞬间起身摁住他的手,然而已经晚了,该看的还是都看到了。哦,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们不要多想,该穿的也都没少,只是少年人起床的正常反应。伍嘉成睡了一觉,昨天的负能量早就被睡眠黑洞吸走了,一夜过后又是一条好汉!玩闹之心一起,就没那么快罢手。

       谷嘉诚大概是没睡醒,这回使了大力把伍嘉成半摁倒在自己床上。他没戴隐形的时候看人本来就迷糊,伍嘉成也搞不懂他现在究竟是怎样的一个状态,被吓得不敢轻举妄动,当然,他被禁锢得死死的,也妄动不了。

       看着面前的脸,渐渐回忆起昨晚都梦了些什么东西?嘉成?女孩子?女孩子?嘉成?然后……嘉成来喊他起床,他喊“老谷,老谷老谷……”

 

       “嘉成老谷,起床了!起……哦,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你们继续。”赵磊伸手挡住眼睛低头退了出去,另一只手顺带上了门。

       打着哈欠端着洗漱用具的郭子凡:“磊哥你今天起床没吃药?”

       赵磊笑得捂住整个脸指指嘉成兄弟的房间。

       出门的老谷:“……怎么了?”

       “……”

       “…………”

       “所以是,发生了什么?”状况外的郭子凡。

       “我一言难尽……”


朝伍晚谷,恋上我的面瘫直男(上)

拉脱维亚白斩鸡:

标题随手起的,和朝五晚九剧情没半毛钱关系;

是甜的,是甜的,是甜的!

艾玛这个分割线好好用

+*+*+*+*+*+*+*+*+*+*+*+*+*+*+*+*+*


       这个夜晚注定不大太平。

       肖战和宾俊杰的行李几乎是当晚就搬走去了红队,送别四位离开的小伙伴的散伙饭也在低沉的气压下结束得不知不觉。

       彭楚粤拍拍还在铺床的肖战:“不去看看嘉成?”他往白组宿舍方向偏了偏头。

       “哟,看不出来,他有那么舍不得我?”肖战扯着被角大力抖了抖被子,调侃道,“又不是真的江湖不见了,再说了,不是还有老谷在呢么……”

       肖战像是反应过来什么一样,停下手上动作,转头询问一般地看向彭楚粤。后者一脸“不然呢”耸耸肩往外走去。

       早跟他说什么来着?这么多先辈们血和泪的教育——爱上直男,我一生的痛!还能是随口说着玩的?

 

       肖战找到伍嘉成的时候,他正拎着一瓶啤酒盘腿坐在阳台摇头晃脑地唱歌。刚刚席上他也喝了不少,看上去是有点喝醉了。没察觉到有人来了,伍嘉成点着脑袋低声吼了一句今天上台才唱过的“oh baby爱~什么稀罕!我~选择孤单!”虽然大家心情都不算太好,气氛也有些不对,肖战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感情是失恋了在这儿喝闷酒唱情歌呢。

       伍嘉成这才注意到身后的肖战,他眯起眼睛打量了人很久才颠三倒四地开口:“……战?你怎么啦?你是不是找我啊?我……嗝,我们明天再说好不好,我现在都弄不清楚你是战战……你怎么那么高?你刷牙了没?”他甩甩头,看上去好像是要让自己清醒几分,“我还没洗澡今天……你冷不冷?我有点冷啊……啊!战战你别走啊!!”

       肖战取来一件衣服往伍嘉成脑袋上一丢,随意地在他身边坐下,“跟我说说呗,怎么了?”

       伍嘉成抽抽鼻子,大概迟疑了0·01秒不情不愿地开口:“他比完赛就出国了。”其实他早就知道的,谷嘉诚这种家世,不混娱乐圈才比较正常。

       “确定了?”

       “嗯。”伍嘉成又大声吸了吸鼻子,听上去甚是凄凉。可惜肖战并不吃这套,一拳砸上去,“敢不敢不装了啊?真影帝就哭给我看。”还没说完两人就开始笑起来,伍嘉成更是笑得浑身颤抖,只不过笑着笑着,他就有点胸口疼,背过身去狠狠咳了几声居然还真的咳出一点眼泪,看上去一定像吃了“哭笑不得散”一样,肖战肯定觉得我精神病了,想到这里伍嘉成又笑得停不下来了。

       和着伍嘉成那句“战,我是不是挺傻逼的?”肖战看着笑意犹存的脸上终于冲破眼眶滑下来的眼泪,一瞬间竟然不知道开口该说些什么好了。

 

 

       第一次看见谷嘉诚的时候,伍嘉成总算是体会到了一把“一见钟情”的滋味。

       名字发音一样,同队,还是官方CP。缘分呐!伍嘉成心里笑开了满山遍野的小野花。

       分完了组各自休息的时候,伍嘉成去找师兄串门。他的性向在师兄面前早就不是秘密了,在高中还有星海的时候,身边和他一样的人其实不算少。

       “什么!你看上你那个搭档了!?”

       “嘿嘿嘿……”话唠笑得怯怯不胜娇羞,有点可怕。

       “不是啊伍嘉成!”彭楚粤槽心道:“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而且你看上他什么?一眼就是直男啊!”

       “我知道啊,诶呀,我知道。你都看出来了我能不知道吗?可我就是一眼就喜欢上他了能怎么办?你说怎么办呀!我现在天天对着他,你说我一个不小心把持不住怎么办?”

       彭楚粤无奈:“你非要以身试法我也没办法,不过嘉成,”师兄难得严肃道,“花痴是一码事,喜欢也无所谓,但你可别真陷进去了。”

       伍嘉成又坐了一会儿,就带着一脸的傻白甜回了自己宿舍。

       不知道是不是天性里爱好挑战的因子作祟,他对这个面瘫直男尤其感兴趣,想逗他看他不一样的表情,还想,有没有那个可能……嘿嘿嘿。打住!伍嘉成在推门进去前在心里警告了自己一遍,不是惹不起直男,是实在承受不了掰弯直男在道德上对自己的谴责。

       “哇哦——”

       被突然打开的门吓了一跳,伍嘉成给看上去要出门的谷嘉诚让出出门的位置,对着一张面瘫脸热情洋溢地开始打招呼。面瘫看着他,嘴角有一丝微翘,应该是一个友好的笑容?

       “你好。我叫谷嘉诚,名字跟你很像。”语调很平淡,就像他的表情一样,没什么波动。

       “哈哈哈哈都是缘分,缘分!”伍嘉成在外面等人出门,看谷嘉诚打开门后又掉头坐回床上,就也跟着进了屋,嘴上念叨着“哇!比想象中的大!床居然铺好了吗?是你帮我铺的吗老谷?谢谢谢谢谢谢你怎么那么贤惠呢!诶呀这个浴室为什么是这样的啊啊啊洗澡的时候会尴尬的吧老谷你看哈哈哈哈……”心里还在碎碎念,他不是要出去?专门给我开的门?他怎么知道我在外面?我又没敲门,难道是心电感应?不然怎么那么巧呢?嘿!

       于是莫名其妙的,谷嘉诚并不知道在伍嘉成自己的脑补中,自己的好感度又被刷上去几分。

 

       从卡丁车赛场回来之后,也意味着掌门人的“魔鬼训练”要开始了。导演组给他们定的歌是《对你爱不完》,伍嘉成自顾自没有来由地一乐,猴猴猴!完完全全没看见老谷投过来的眼神。

       让谷嘉诚有些意外的是,一旦投入到训练当中,伍嘉成就好像分裂出一个人格一样,散发出和平时巨大反差的强大气场,每一个甩头扭胯的专注都提醒着他训练室是舞台,也是一个闪烁灯光影影绰绰的bar。对方不经意间递过来的眼神都在告诉他,你应该醉了,和我一样,醉得再投入、忘情一点……他不是一个伍嘉成那样有这样积极的人,他没有那么强的好胜心,过于安逸的生活令他从小到大对任何事都波澜不惊,好像再大的事也无法驱使他做出改变,除非他想。

       但是那话唠每天都好像忘记了前一个晚上说过的话一样,反复问着“我们要拿第一好不好?”

       “好。”谷嘉诚不失信于人。答应了他,就会去努力。

 

       谷嘉诚坐在椅子上放空,脑海里还回放着刚刚伍嘉成的歌声。真奇怪,平时说话嗓音哑哑的也不见得多好听,带着南方口音的尾调听上去还有些软乎乎的撒娇意味,可一唱歌却又清亮得直击心脏,每句歌声里都好像藏着无数弯弯曲曲的毛线头,不光要把人勾住缚在里面,还蹭得你浑身痒痒的。

       伍嘉成坐在地上,后脑正好靠在他膝盖上,用一把不见得多好听的声音念念叨叨念念叨叨,“……刚刚听说战战膝盖受伤了,我等下要过去看他,你要不要去?你不去了吧我代你问候了就好,那么晚了你先洗澡,我今天不要跟你一起洗了,不面对面也不行,太奇怪了太奇怪了……”

       伍嘉成很喜欢肖战,他对肖战总是有很多很多话要说。

其实这是老谷的一个误会。剩下的十五个人里大概也只有肖战每次都耐着好性子听伍嘉成讲完话并给出回应了。

       谷嘉诚心里有些不爽,脸上没有表示,身体却很诚实。他当下动了动伍嘉成靠着的那条腿,脚尖靠了靠他后腰,“和弦怎么唱?”

       休息得正舒服的伍嘉成不得不中断正在发表的意见,掉了个方向,面对面给他示范一遍“爱 爱 爱不完~”

       “对你爱 爱 爱不完~”

       “我唱还是你唱,我比你还熟……”所以说不要去扰乱一个话唠的滔滔不绝,不开心了吧。

       然而谷嘉诚慢悠悠反复唱着“爱爱爱不完~”并不理他。谷嘉诚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奇怪的状态,一天不听几遍伍嘉成唱歌就浑身难受。排练不算,他每天想着用各种方法以达到刚刚那样的目的——伍嘉成只对他一个人唱,等他唱完自己再跟上一句。自己想想就很无聊,但实施起来就跟拣了糖吃的小孩儿一样满足。

 

       伍嘉成裹着紫色的浴袍从浴室里走出来,一面用毛巾擦着头发,一面还在说话,这样显得他擦得一点也不走心,细碎的小水滴随着他的走近也开始肆无忌惮地往谷嘉诚脸上飞。谷嘉诚一把按住他抓毛巾的那只手,就着他的脑袋把他按在自己床边坐下帮他擦起头发,还是让他专心说话比较好。

       伍嘉成嘴上说着话,手上也不闲着,他捏捏谷嘉诚的被子:“诶老谷,我觉得你的被子比我软啊你昨天晚上睡得舒不舒服啊?我昨天冷死啦!为什么北方那么冷,你觉得呢老谷?”

       “嗯。”谷嘉诚一个用力掰直他越来越往下凑的脑袋。

       “哦哦哦轻点!!”伍嘉成夸张地怪叫道,“你能不能温柔点啊亏我刚刚还觉得感受到了一丢丢来自CP的爱,原来真的只有一丢丢一丢丢吗?不不不老谷你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这不是真的。”伍嘉成努力在谷嘉诚的压制下扭过身抬头去看他。

       然而谷嘉诚依旧面瘫着一张脸:“别动。”

 

       熄灯已经有小一个钟头了,一天的高强度训练下来按理应该是沾枕头就能睡过去。

       谷嘉诚听着隔壁床翻来覆去的声音,终于忍不住小声开口:“嘉成?”

那边的翻身停顿了一下,黑暗中传来伍嘉成颇不好意思的声音:“抱歉是不是把你吵醒了?”

       “没,你要不要过来和我一起睡?”

       !!!他说什么!!自己真的没听错?!一!起!睡!那么刺激!伍嘉成一个激灵,迭声拒绝,“不不不,不用不用不用,我就是有点小冷,就一点点,再等一下就睡着了,你不用管我。”此刻,他的内心却是在哀嚎:好好好我也想一起睡啊,我就是怕自己把持不住啊直男!!暖的被窝!老谷的被窝!债见……┗( T﹏T )┛

       床头灯被打亮了。

       受不了乍一下的视觉刺激,伍嘉成整个缩进被窝。等他慢慢眯起眼睛朝外看的时候就看见只穿着一条平角内裤的谷嘉诚正抱着自己的一床被子帮自己叠在最上层,还细心地帮他掖好被角。可惜这样美好的画面注定不长,谷嘉诚在伍嘉成开口之前就“嘘~~”了一声关灯进了被窝。然而呆滞掉的伍嘉成并不管这个,他颤抖着声音开口,不可置信:“你,居然……不穿衣服睡觉!你怎么不穿衣服睡觉!”

       “……你穿衣服才奇怪吧。”

       “……”

       “睡觉。”

       “哦,晚安。”居然被面瘫抢了话头,大意了!伍嘉成稍微伸直了一下腿,好像确实没有刚刚那么冷了……?(真的假的→_→)


《从开始到现在》 嘉成兄弟 上

嘉嘉诚成➕✖️:

这次想说的话写在前边。

 

此文配合lo主的自制视频食用最佳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383385

 

憋了好久的。但是感觉写出来并不虐。 

 

依旧写作水平一般,欢迎大家的意见和建议~~

么么哒

去吃糖了嘤

 

=====================================

 
 

    伍嘉成走出公司大门的时候不自觉的紧了紧自己身上的羽绒服。
  来北京快七年了,还是不适应这里的冬天。

 

     又干又冷。
 

      每次感觉到冷的时候伍嘉成都会想起一个人。

 

       一个曾经在寒冬让给自己一床被子的人。
  一个曾经在寒冬把自己紧紧搂在怀中的人。
  一个曾经说永远不会离开自己的人。
  
    伍嘉成自嘲的扬了扬嘴角,强忍着寒冷摘下自己的手套掏出手机看了一下自己要去的地方。
 “嘉成,一个人在寒风中发什么呆?”
    “战,下来了啊。”伍嘉成重新带好手套,“快走吧,北京的交通你懂的,千万别误机。”
     肖战看着身边的人,突然觉得有些难过。
  
  他虽然跟谁都笑着,但是他眼里透露出来的却是孤独。
  
 “去昆明真的没问题吗?如果你觉得难受,我可……”
 “没问题,”伍嘉成着急地打断肖战的话,微微低了头,“都忘了。”
  
  寒冷的身体在坐进飞机机舱内的一瞬间得到温暖。伍嘉成脱掉羽绒服系好安全带,打开手机准备看一下到达昆明之后要做的事情。
 “对不起借过,谢谢谢谢。”
  伍嘉成以为自己幻听了,机舱里其实很乱的,却有熟悉的声音跑进了耳朵里,紧了紧握着手机的手。
     
    怎么可能是他。大概只是声音比较像吧。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伍嘉成感觉身旁有人坐了下来,然后又听见了刚才的声音。
  “喂,妈?嗯,对我上飞机了。”
  “好,不用来接我了,我东西不多自己回去就好了。”
  “嗯,拜拜。”
   伍嘉成听到了熟悉的云南口音,忍不住地回头看了看身边刚刚坐下的人。
  那个人刚好是看向窗外的方向,伍嘉成一转头就对上了那张熟悉的脸。
  一眼就看见了右眼下边的那颗泪痣。
  目光相交的瞬间,伍嘉成觉得自己都要哭出来了。但是他忍住了。
  时光流转,曾经的小哭包现在已经变得不再轻易流露自己的感情。只是用招牌的微笑来掩盖一切。
     “嘉成,一会儿落地……老谷?!” 肖战从后边的座位站起来拍了拍伍嘉成的肩,“这么巧哦。”
 肖战笑着把目光放到伍嘉成身上,看着他面无表情的盯着身旁的男人,看不出情绪。
  
 刚才还跟自己说都忘了,其实是忘不了才对吧。你眼神里的不舍我看得清清楚楚。
  
  肖战有点后悔值机的时候非要坐在窗户旁边了,要不然现在伍嘉成也许就不会看见谷嘉诚了。
 “嘉成。”谷嘉诚系好自己的安全带,“去昆明出差吗?”
   伍嘉成好像没有听见身边男人的问话,只是一直看着对方。
 “嘉成?”谷嘉诚又叫了一遍,抬手想轻抚一下伍嘉成的,却又放下了。
  
    现在的关系做这样的动作不太合适吧。

   “伍嘉成。"

      伍嘉成依然没有回应,只是把头转向了窗外。刚刚才暖和过来的身体好像又开始变冷了。

 

      谷嘉诚,当初分手的时候你不是说过最好永远不要见面的吗?为什么你现在还要坐在我身边?

 

      飞机落地后谷嘉诚什么都没有说先离开了座位。在打车回家的路上总是想起飞机上伍嘉成的眼神。

 

       是冷的。

 

       谷嘉诚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伍嘉成。他在他的记忆中永远是笑着的,就算是自己提出分手的那一天。伍嘉成的眼神里也只是不舍。而刚刚,他看自己的眼神却是寒冷无比的。

 

      分开这四年谷嘉诚每天都要问自己一个问题。

 

       曾经热恋的那几年,你是否是真心爱着伍嘉成的?

 

       答案自然是肯定的。谷嘉诚这样的人虽然对事对人总是不温不火的,但在对待爱情这件事情上却是不曾犹豫的。

 

      当初爱得火热却提出分手,说原因也是俗的不能再俗。

 

      家里人不同意。

 

       当初被妈妈知道自己谈恋爱的对象是个男孩子的时候,其实自己是不怕的。想来自己跟妈妈抗争抗争怎么也能说服自己的老妈。

       可是坚决不同意自己儿子跟其他男人谈恋爱而谷妈妈当机立断决定去找伍嘉成的妈妈好好谈谈。谷嘉诚无奈之下把伍妈妈的电话给了自己的妈妈。自己如果不给电话,妈妈真的会立刻杀到台山去。

       结果可想而知,伍妈妈对于这件事也是强烈的反对。

       后来谷嘉诚又给伍妈妈打过一次电话。告诉他自己会跟伍嘉成分手。但事情她一定不要把自己妈妈打电话的事情告诉伍嘉成。

 

      所以到现在伍嘉成都不知道这件事。

 

       分手之后谷嘉诚在妈妈的安排下去了美国学习管理。在美国的时候被妈妈逼着认识了几个大家闺秀,强迫的和其中一位交往,当然是为了应付老妈。

 

       有一次和同学喝醉了回家,恍惚间拉过姑娘就吻了下去,却在最后一把推开姑娘。

       谷嘉诚有个习惯,每次和伍嘉成接吻时都会贪恋的舔他可爱的小虎牙,一遍又一遍,直到怀里的人发出小猫一样的呜咽。

       舌尖刚一碰上牙齿感觉不对,谷嘉诚马上就推开了怀里的女孩。酒瞬间醒了一大半,“对不起对不起。”

        被推开的姑娘倒是没有不开心,微微一笑。

        “谷嘉诚,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女孩走到谷嘉诚的身边,从他的包里掏出钱包,抽出一张拍立得。

        照片上谷嘉诚搂着一个男孩,男孩把脸埋进了他的胸前。

     “我从来没见你这么笑过,我想,你是不喜欢我的。”女孩把手中的照片放到谷嘉诚手里,“我猜你怀里的男孩子是你喜欢的人吧。”

       醉酒后头疼袭来,谷嘉诚闭着眼点了点头。

    “既然喜欢就不要把他藏在钱包里。你知不知道你每次喝多了都要喊无数遍嘉成?我开始以为这是你喝醉之后的怪癖,直到那天在你家。看见你没有锁上的手机屏幕,联系人嘉成。”

        谷嘉诚点了支烟,猛地吸了一口。认识伍嘉成以后很久都没有抽过烟了,分开之后人走了,这坏习惯却回来了。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跟他分开。”

     “你来美国是为了忘记他对不对?” 
 
     “既然忘不掉他你为什么不回去找他?” 
 
    女孩说的每一句话都打在谷嘉诚的心上。 
 
 

      对啊,谷嘉诚,既然你忘不掉他,为什么不回去找他?

 

      所以谷嘉诚,回来了。

 
================================== 
 

TBC